I. 更接近現實的

THE WORLD CLASS MMORPG

使用REMASTRING生動的圖像和的音樂構成
考驗MMORPG極限的黑色沙漠充滿刺激感的戰鬥和攻城戰, 還有

探險, 貿易,釣魚, 馴養, 煉金, 料理, 採集, 狩獵等在廣闊的世界中享受多樣的內容吧
The MMORPG, 黑色沙漠

II. 為了尋找古代真相的旅程

STORY OF BLACK DESERT

世界觀

世界觀
神秘的「黑色魔石」建築了古代文明,
隨之而起的煉金術卻激起人性的貪婪,古代文明因此衰亡。
「黑色魔石」大量存在於卡爾佩恩(Calpheon)與瓦倫西亞(Valencia)間廣闊的沙漠地帶,
卡爾佩恩便將此地稱為「黑色沙漠」。為了爭奪這個資源,
卡爾佩恩發動多次戰爭,瓦倫西亞則因為這些戰爭犧牲了眾多士兵,
血流成河的慘痛歷史則讓它成為瓦倫西亞的「紅色沙漠」。
挾持龐大資本與商業立國的「卡爾佩恩」,以及絕對王政的「瓦倫西亞」,
隱藏的古代歷史與消失的記憶即將隨著探索一一揭曉。
現在讓我們一起尋找古代的真相,邀請您到黑色沙漠的世界展開冒險。

卡爾佩恩歷史

卡爾佩恩歷史
始於穿越沙漠往返瓦倫西亞商團的黑暗死亡(Black Death)奪走了大半位於卡爾佩恩、凱波嵐、海地爾、奧爾比亞的人口,
黑色肉塊腐爛的災難是不被原諒也沒有例外的,人們開始互相警戒、斷了往來,被懷疑染病的人全都被丟到城外去了。 #1 艾爾利恩曆235年 面對連子女都要拋棄的殘酷疾病,像王族、祭司這樣的高貴血脈也是無用的。被下放到賤民村的他們也要以醜陋的面目迎接死亡,並與他們曾擁有的一切一起燒毀。像風吹過一般了無痕跡,黑暗的死亡雖然隱藏了痕跡,但痕跡卻撼動了下層居民。因為已無數次目睹了王族與自己的血並無差異,而面對數多希望停止災難的祈禱,艾爾利恩卻沒有答復。
倖存的各國貴族們十分著急,聚集在卡爾佩恩的他們決定將瓦倫西亞當作公敵維持以前的秩序,艾爾利恩祭司們首先出來煽動是瓦倫西亞異教徒用煉金魔法石招來了禍害,王們為了抵擋禍害,接連說要佔領產出黑結晶的黑色沙漠,
並向開始懂得勞動價值的下層居民們承諾以前沒有過的工資,就這樣形成了聯合, 開始了與瓦倫西亞之間漫長的血戰。
#2 艾爾利恩曆236年

災難是公平的,遠征路上比比皆是瓦倫西亞人們的黑色屍體證明了這一點。祭司們的煽動引來一片嘲笑聲,艾爾利恩教一直支撐的身份開始被視為運氣。但是戰爭很容易地給了我們一個復仇的理由。因頻繁的遠征,梅迪亞受傷了。位於大陸中間,靠貿易維持生計的梅迪亞向聯盟方提供戰爭物資,積累了財富。從刀開始的武器以槍炮加碼,並開發了大規模鐵礦。知識也可成為力量。
瓦倫西亞贏下了沙漠的夜晚,但需要黑結晶。 為此聯盟似乎要消滅掉黑色沙漠一樣,每次遠征都會運來大量的黑結晶。梅迪亞對此表示歡迎。他們告訴聯盟方熔化鐵和製作火藥時需要黑結晶。卡爾佩恩聯盟對於能夠滿足部分遠征費用而感到滿意。瓦倫西亞與卡爾佩恩都不知道黑結晶的價值。就在廉價堆積黑結晶的時候,梅迪亞裡出現了很多城市,也聚集了許多人,一道道城墻圍了起來。出名的是瓦倫西亞國王伊慕勒奈希勒。他最初被介紹為"帶來災難的惡魔",後來因戰勝聯盟的事跡被大眾所接受。儘管瓦倫西亞有過無數次內亂,卡爾佩恩聯盟始終沒有看到瓦倫西亞的城池。直到沙塵暴將卡爾佩恩國王的勢力與兵力埋在黑色沙漠最後的遠征為止,聯盟整整投入戰爭30年。
#3 艾爾利恩曆267年 沙塵暴只是一個開始。埋沒遠征隊的暴風掃蕩了沙漠的部落,海嘯吞噬了海邊村莊和幾乎所有停泊的船隻。 高原地帶因暴雨地面被沖毀,颱風改變了地圖。沙漠彼岸的熱帶地區也因乾旱而土地龜裂。如果說過去的災難改變了人們,那麼災害則改變了世界。普根推開納嘎,在賽林迪亞沼澤地安頓下來。半獸人與食人怪物之間也有大遷移。在梅迪亞南部有許多野蠻族聚集並形成了部落。由於遠征隊的沒落,在疏於防備的情況下,幾乎所有失去基地的野蠻族都湧向受災較輕的內陸。 很快,掠奪就接踵而來。
由於沒有交流,所以更加混亂。很久以前規劃的生活領域被打破,但是沒有交流的漫長時間使人與野蠻族的對話變得困難。就算可以馬上溝通,也沒有什麼理由能比活著更正當的吧?人與野蠻族再次融為一體,在此期間聯盟與遠征也都已成往事。
#4 艾爾利恩曆275年

凱波嵐跟海地爾、奧爾比亞成了梅迪亞的中繼站開始與瓦倫西亞進行交易,若想填補因遠征而不足的財政,除此之外沒有別的辦法,不久後卡爾佩恩的王也不顧艾爾利恩祭司們的反對,允許了商團的交易,遠征後時隔10年再次來到的梅迪亞已不是以前的梅迪亞了,南部被野蠻族佔領,北部則是被層層城墎給包圍住,城墎上以槍和大砲武裝的士兵們正信心滿滿的俯視著商團,城市裡生機勃勃,煙囪和第一次見到的裝置比比皆是,卡爾佩恩商團忙於尋找理由,但在梅迪亞卻不得而知。
線索必須在黑色沙漠中才找的到,因為瓦倫西亞的士兵們正堅守著該地,若只是燃料是沒有如此堅守的理由的。
像偷來一般緊緊隱藏的黑結晶掌握在卡爾佩恩煉金術師的手上,沒多久,便了解了梅迪亞武器強大的原因了,另外也得知了整天說著魔法石的祭司們所說的話並不是完全錯誤的,此事在凱波嵐、海地爾、奧爾比亞也為人所知,

各國皆挺身而出尋找黑結晶,凱波嵐首先在岩山發現了黑結晶,但雜質太多,只能滿足於燃燒階段,但梅迪亞還是以高價買下,因為若想融化鐵礦,可以燃燒至更高溫度且燒得久的黑結晶比黑炭來著重要,且戰爭後瓦倫西亞禁止了結晶的交易。
接下來是在沼澤地發現的,小納嘎手上拿著的黑色鵝卵石便是黑結晶,其純度相當高,梅迪亞的商人們為了親自確認這點也直接找上門來,卡爾佩恩相當焦躁不安,把王國整個都翻遍了也看不到黑結晶的痕跡,如此一來,一直自居為西大陸盟主的卡爾佩恩無疑將淪為二流國家, 甚至對賽林迪亞的黑結晶也起了貪念,但問題是下層居民因為禍害、戰爭、災害而導致人數減少,讓在野蠻族的掠奪之下疲憊不堪的他們再次成為士兵,是需要付出很多工資的。
卡爾佩恩年輕的王凱塞利為了籌備經費,說服祭司們恢復掉到谷底的艾爾利恩教聲望,並承諾商團跟梅迪亞商團競爭,將允許士兵的配置,因為黑結晶而再次爆發了戰爭,這次是因為貪慾。
#5 艾爾利恩曆276年 在通往賽林迪亞的路口,凱波嵐成為了第一個犧牲品。但是,海地爾中還有在過去遠征隊裡名聲遠揚的克里富與阿姆斯特龍。 幾番戰鬥中,仍然無法打破駐紮在賽林迪亞監視塔的兩個勇將。親愛的國王凱塞利讓前線處於對峙狀態,抽調三百多名精英士兵前往巴雷諾斯。連接巴雷諾斯、賽林迪亞平原的河流經過海地爾城。用快船深夜突襲,海地爾士兵們無能為力。克里富率領一隊軍隊趕來,但城堡已經在燃燒。而那裡並沒有凱塞利。
#6 艾爾利恩曆277年 海地爾城燃起戰火後,卡爾佩恩在監視塔附近發動了攻勢。但問題在於克洛西歐國王。凱塞利抓住了沒來得及躲避的海地爾國王。凱塞利發出傳令,向克里富提出三項條件。如果答應就釋放國王。分別是今後不要在包含監視塔附近的地方設置大量兵營、貿易與外交都要經過卡爾佩恩、賽林迪亞的黑結晶歸卡爾佩恩所有。
#7 艾爾利恩曆278年

克洛西歐國王過了一年才回到海地爾。奧爾比亞宣佈無戰爭投降,因此成為了卡爾佩恩的殖民地。黑結晶開始流入凱波嵐的採石場與在賽林迪亞建造的提煉廠後,凱塞利的慾望指向了埋葬父王的黑色沙漠。他自信地認為,只要佔領黑色沙漠就能稱霸整個王國與未知的世界。
但是再也沒有聯盟這回事。如果沒有海地爾的強大助力,似乎無法超越梅迪亞。但是他很清楚海地爾不會站出來。 凱塞利決定招募大規模傭兵。但是問題又出在經費上,現在再也沒有足夠的耐心等待黑結晶累積起來了,所以國王做了不應該做的事。他爲了籌措經費,徵收了史無前例的稅金。這對於剛剛恢復穩定的下層居民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此外,他們還向艾爾利恩教團徵稅,商團的士兵則歸國王所有。
#8 艾爾利恩曆281年 王的夢想無法違背時代。因黑暗的死亡,封建制度已沒落,下層居民證明了自己的價值,貿易引領財富的時代到來了。貴族、祭司、下層居民對於王的獨斷專行,都看在眼裡。最終,王只能拋棄了自己的夢想。
選舉了代表卡爾佩恩各階級的議員,並成立了議會廳。

賽林迪亞歷史

賽林迪亞歷史
克洛西歐德恩卡特沒有找到戰爭的理由。與父王不同,他並沒有自稱為艾爾利恩的僕人,包括災難給下層居民帶來的動盪也有所緩和。更何況,卡爾佩恩國王對待自己就像對待新人一樣,這點讓他很不順眼。 #1 艾爾利恩曆265年 37歲繼承了海地爾的王位的克洛西歐向卡爾佩恩發出通報,表示不會再有遠征。但令人感到鬱悶的是卡爾佩恩的祭司們。
無利可圖的煽動下產生信仰離叛的情況下,緊急中斷的遠征對教團的權威造成了威脅。另外這段時間遠征隊所到之處皆建設了教堂,若做得好包含瓦倫西亞是個傳播艾爾利恩教至整個大陸的好機會,祭司們一方面向克洛西歐提出風波警告,另一方面慫恿卡爾佩恩國王,克洛西歐因此陷入苦惱,與卡爾佩恩的戰爭是一項艱難的決定,在海地爾軍隊中跟隨父王的艾爾利恩追隨者依舊很多,在密使數次探訪之下,克洛西歐再次決定要遠征,因為在繼承王位的初期,他沒有信心能戰勝內外的挑戰,且卡爾佩恩國王接受了最後的線索, 但卡爾佩恩國王建議若不想淪為後代子孫的笑柄,就必須得看看瓦倫西亞城這樣的大規模遠征,組成一支遠征隊耗費了兩年的時間。
走到黑色沙漠的路是德恩卡特閉著眼都能到的熟悉的路,是一趟落後了便向旅行似的走回來的路,但這世上有這麼簡單的事情嗎? 從遠征開始風便颳個不停,在梅迪亞出現了無法分辨眼前路的沙漩渦,沙漠還很遠,聯合遠征隊在陌生城牆下建起了兵營等待風的平息,就這麼過了一週之後,梅迪亞的全景才顯現在眼前。

這期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雖然透過商團多少也聽說了一些消息,但梅迪亞變了,兵營倚靠的城牆雖低,但環繞了整座城市,黑煙從到處設立的煙囪中竄出繚繞於空氣之中,卡爾佩恩國王催促了遠征隊,縱使心中充滿疑問,但若滯留於此補給將會有問題,長長的隊伍抵達黑色沙漠之際又開始颳起了風,這次還夾帶著雨水,沙漠怎麼會下雨呢?
那時有人喊著看見紅色旗幟了,紅色旗幟代表瓦倫西亞陣營,也意味著聯合遠征隊進到了黑色沙漠,跟隨的艾爾利恩祭司們開始向著天空祈禱,祈禱之時,為了長期與敵人戰鬥,築起了抵擋強風的營帳和陣營,但沒多久白天變得跟黑夜一樣暗,暴風雨襲擊而來,克洛西歐在沙堆裡睜開眼睛時,已不見卡爾佩恩國王的蹤影,看著紅色旗幟橫躺在一旁,想必瓦倫西亞的災害更嚴重。

遠征? 先存活下來比較重要,烏雲再次密布,返鄉之路相當驚險,持續的沙塵暴和地面沉降折磨著生存下來的遠征隊,抵達德米江下游時如海洋般寬廣的江擋住了去路,整整一個月,直到橫跨德米江下游的巨大三角洲時,克洛西歐才終於打起精神,並且開始後悔展開遠征,最後的遠征就這麼結束了,卡爾佩恩教團大大褒賞了士兵們,且瓦倫西亞還獲得一場勢不可擋的勝利,不論理由為何,這也算是災害過後的一種慰藉, 延伸到達海地爾城的梅迪亞平原幸虧不受到災害太大的影響,只不過南部地層塌陷多了幾處濕地。
人為無法結束的戰爭,大自然使其停止,在治癒的期間也迎來了和平,失去國王的卡爾佩恩則由剛滿二十歲的凱塞利繼承了王。
#2 艾爾利恩曆275年 海地爾商人協會向著梅迪亞前進。遠征之後再加上災害,時隔7年再次來到的梅迪亞取得了驚人的發展。看到了梅迪亞與先前遠征路上的變化,在接到商團的報告後,德恩卡特立即下令尋找原因。很快地,他就明白了黑結晶的重要性。
得知調查官報告,小納嘎手裡拿着的石塊就是黑結晶後,德恩卡特旋即前往沼澤。因爲他們終於掌握了能夠報復被卡爾佩恩壓制而踏上不幸的遠征之路的關鍵。但德恩卡特的不幸還沒有開始。
當時,卡爾佩恩也是使出了千方百計尋找黑結晶。然而在卡爾佩恩的土地上並沒有黑結晶。繼凱波嵐採石場之後,又傳出在賽林迪亞發現黑結晶的消息。一聽到此消息,年輕的國王凱塞利就沒有時間猶豫了。
#3 艾爾利恩曆276年

沒有戰爭的情況使凱波嵐降伏後,往海地爾的監視塔附近平原進擊。但是海地爾的戰力不容小覷。凱塞利替換兵力後趁著黑夜跟精英一起向海地爾城前進。 德恩卡特對卡爾佩恩的奇襲突然失去了城。更可恥的是成為俘虜。 德恩卡特不但拒絕降服。反而命令為了確認生死來到卡爾佩恩的海地爾傳令去決一死戰。對此克里富的軍隊對凱波嵐展開攻防戰, 阿姆斯特龍從德米江溪谷逆流而上 在卡爾佩恩平原上佈陣。 凱塞利建立了凱波嵐必勝籌碼的重甲步兵。這之間雖然已經流了很多血,但再這樣下去會是流更多血的全面戰。即使卡爾佩恩的勝利也會在兩方猛將的奮戰下如同遭受黑暗死亡災難般悽慘。
凱塞利改變想法了。 因為需要的是黑結晶替代投降文件遞出了契約書。在可以阻擋預告巨大死亡的情況下德恩卡特猶豫了。 不是投降的話隨時都有機會。 卡爾佩恩派駐官們在履行契約的狀況下確認了超過一年,在那之後德恩卡特回到了海地爾。 海地爾人民們理解德恩卡特。 監視塔附近平原作為中立地,需要將營地移到西部的克里富及阿姆斯特龍也尊重國王的決定。 雖然竊竊私語說他是膽小鬼的人也很多, 但德恩卡特並不介意。比起這個對於卡爾佩恩的提煉廠進到賽林迪亞沼澤這件事讓心情更加不快。 克洛西歐開始得病也大概是那時候。
#4 艾爾利恩曆281年

凱塞利驟然去世,使得西大陸人心惶惶。 剛滿三十歲年輕而堅強的他。儘管發表了因怪病猝死的消息,但遭到毒殺的傳聞還是引起了人們的議論。"要是真的是這樣那就更好了,機會來得比預想的要快。"克洛西歐心想。面對即將展開的權力鬥爭,卡爾佩恩變得手足無措。克洛西歐召集西部營地的克里富商量廢除條約。"太過著急的應對可能一不小心就會成爲卡爾佩恩集結的藉口,希望能夠耐心等待。"克里富說道。兩個人的談話夾雜着首席總理祖爾戴茵,這是克里富爲戰爭後身體不適的克洛西歐推薦的人選。明察秋毫、又通曉如何處理事務,對內政有很大的幫助。祖爾戴茵說:凱塞利的死並非王室內部的權力爭奪,而是與教團合作的商人勢力挑起的。無論海地爾變得如何,目前的卡爾佩恩都不會有足以集結的力量。克洛西歐雖然贊同祖爾戴茵的想法,但還是優先聽從了克里富的話,觀察局勢的發展。卡爾佩恩的混亂朝著一個意外的方向迅速發展,結束得也很迅速。以議會廳成立的卡爾佩恩比以前更加強大。祖爾戴茵二十五歲就當上了總理。他因為卡爾佩恩士兵翻遍村莊和城池恣意殺戮而失去了家人。爲了報仇,加入軍隊的他成爲了負責內政的總理。其實,祖爾戴茵的職責等同於宰相。不過,當提煉廠建好之際,克洛西歐認爲自己沒有盡到國王的職責,將自己降格爲城主後,職責發生了變化。這也是將軍克里富被稱爲隊長的原因。祖爾戴茵因對克洛西歐說:最多在五年之內,卡爾佩恩就會失去力量。商人勢力左右了卡爾佩恩就等於是把魚交給貓保管。而阻止這件事的卡爾佩恩教團將會因為專注於擴大宗教勢力,使財政陷入困境。他說服了克洛西歐,海地爾必須趁此時變得更強大,爲此應多徵稅並擴充軍備。克洛西歐也爲重建被擱置的海地爾城費了不少苦心。
#5 艾爾利恩曆283年 農民們起身反抗了。那一年雖然鬧了災荒,但稅金卻絲毫沒有減少。在這之間,原本不露聲色的野蠻分子變得兇殘,甚至嚴重危害了要收穫的作物。 眼見卡爾佩恩的變化,農民們把阿爾倫迪作為代表送到了城裡。不過,城主就像是在警告似的,把阿爾倫迪關起來了。幾天後,被拷問逼供的他被丟棄在中立地帶。農民們開始憤怒了。但是他們又能對準備戰爭中的士兵做什麼呢?雖然說是起義,但一看到士兵就四處奔逃。其中幾個激烈份子甚至因爲通緝令而無法恢復正常生活。阿爾倫迪就是如此。與個人意志無關,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成爲了叛亂的罪魁禍首,不得不躲進廢棄城址。在此之後,生活艱困的人們聚集在一起,又成爲了祖爾戴茵增收稅金的藉口。農民叛亂?不,是農民提出問題的那年還有過其他的事件。彷彿是乾旱的前兆,光芒穿過漆黑的夜空從天空降下。此後,野蠻分子之中出現了一些兇殘的東西,怪物也開始猖獗起來。有人說,就連石頭也活起來並移動著。人們將此稱為意志之塔事件。
因爲據傳古代人在建造意志之塔之後也有過類似的事情。
#6 艾爾利恩曆285年 有傳聞說,貝爾利亞的異鄉人逐漸增多。

梅迪亞歷史

梅迪亞歷史
跌落谷底的梅迪亞,野蠻的佔領。 產生了無數犧牲者的卡爾佩恩與瓦倫西亞間的戰爭,位處那之間的梅迪亞大陸,以及梅迪亞國王巴利斯2世,也成為梅迪亞歷史上最為無能、墨守成規的國王。 #1 艾爾利恩曆235年

在卡爾佩恩慫恿之初,巴利斯2世表明對這場戰爭毫無興趣,不但將卡爾佩恩前往瓦倫西亞的道路炸毀,也拒絕瓦倫西亞並表明自己別無他法。比起如此消極的君王,身為煉金術士,同時也是領導梅迪亞商人聯盟的奈魯達西恩,出面收拾了這混亂的局面。奈魯達西恩集合了技術優良的大隊長們向卡爾佩恩展開貿易。雙方決議由梅迪亞商人會提供物資給卡爾佩恩聯盟,卡爾佩恩則給予其生產物資所需的黑結晶。卡爾佩恩不瞭解黑結晶的價值,非常爽快地答應了這筆交易。此外,西恩商人利用梅迪亞熔岩洞穴的地形,將其作為高爐使用。利用洞穴內部平坦且較小的噴火口熔解鋼鐵與黑結晶,以比卡爾佩恩更快的速度製作出武器。如此生產而出的物資運送到卡爾佩恩,即可收到相同數量的黑結晶。因卡爾佩恩四處遠征,無暇顧及其他瑣事。此時,瓦倫西亞的外交使節團早已隱密往來於梅迪亞,此事只有少數的梅迪亞商人知曉。梅迪亞商人會將從卡爾佩恩獲得的利益,一部分轉往供給瓦倫西亞,瓦倫西亞也保證會保護並提供貿易權給梅迪亞商人會。卡爾佩恩的加工技術提升後,發現被欺騙了,然而事以至此,當然無法要求梅迪亞歸還黑結晶。卡爾佩恩曾欲將已提供給梅迪亞的黑結晶全數買回,但卻失敗收場。自從提倡宗教自由的爾提諾巴開始信奉瓦倫西亞之神-阿爾的那一刻起,即表明了梅迪亞與瓦倫西亞建立了實際的外交關係。
#2 艾爾利恩曆266年 然而,正蓬勃發展的梅迪亞面對天災也是束手無策。接踵而來的颱風與乾旱越過高原和沙漠,催促著以部落型態維生的野蠻族的腳步,部分族人開始前往受災程度較輕的梅迪亞地區,以求得一席生存之地。不久之後,梅迪亞熔岩洞穴和鐵礦山因遭受到野蠻族的攻擊而封閉。
#3 艾爾利恩曆273年 梅迪亞商人會開始把與卡爾佩恩和瓦倫西亞貿易所累積的廣大財富,投注於建設首都之上。爾提諾巴就從曾未有過任何中心據點的梅迪亞之中誕生了。當爾提諾巴的城牆豎立時,各地商人與居民蜂擁而至、驚呼四起。不僅令梅迪亞所憂心的野蠻族腳步逐漸停歇,曾將爾提諾巴視為無物的政敵也感受到威脅。
那些在梅迪亞城外進行的秘密行動……從未料想到,有一天會讓梅迪亞再次轉變成過去的無法地帶。
#4 艾爾利恩曆268年

可怕的災難就從塔利波村莊揭開序幕。緊鄰梅迪亞西部的朱納伊得江的小村莊-塔利波,是由魔女們聚集而成,世世代代都對外面世界毫不關心的獨立村莊。大約三百年前,從東方大陸率眾而來的魔女卡勒堤安落腳於梅迪亞,塔利波因此成為藉由犧牲撰寫歷史新頁的村莊。塔利波的規範,是以興建村莊的魔女卡勒堤安死前所遺留的卡勒堤安書為基礎制定而成。該本魔法書不但記載了塔利波魔女們必須遵守的規範,也蘊含了卡勒堤安的力量。但不久之後,卡勒堤安書反而成為難以承受的負擔,因為搬離根據地的魔女們的氣力,一點一滴逐漸消逝。
習得卡勒堤安書中內容的魔女們最終無法突破界限,在肉體或是精神上所受到的傷害,也都即將到達臨界點。因此,卡勒堤安書被重新編撰,真正的卡勒堤安書也隨之封印。之後,在最為強大的後繼指導者的加持之下,結界逐漸增強,但卡勒堤安書也無法隨意被撕毀或焚燒,其目的就是為了不讓被封印在書中的力量,導致魔女遭受毀滅。
#5 艾爾利恩曆273年 被塔利波村莊的阿胡恩吉利斯指定為下一任領導者的女性亦雷茲拉,不但違背規範還覬覦被封印的卡勒堤安書。這可是觸犯大忌。亦雷茲拉選擇自我毀滅,以獲得封印在卡勒堤安書裡的力量。遭受重傷的亦雷茲拉,勉強逃出了塔利波。從塔利波逃脫的亦雷茲拉,開始煽動信奉墮落之神艾爾力克的信徒們,不僅壓制了野蠻族,並在梅迪亞北方邊境建立一座高塔。就在高塔聳立而起時,一陣闇黑煙霧與巨響壟罩全境。
#6 艾爾利恩曆277年

亦雷茲拉手勢一下,梅迪亞城開始燃燒。漆黑的夜晚整整壟罩了梅迪亞四天。看不見日月,陷入無底深淵的黑暗,依靠火炬光芒的人們只能身陷恐懼之中瑟瑟發抖。爾提諾巴也不例外,有些人開始攻擊他人,有些人邊發出怪聲邊跑向爾提諾巴城外。這些人的眼裡倒映著冒著熊熊烈火的梅迪亞城。人們並不訝異脆弱的王權就此崩潰,雖然有人為了巴利斯2世的駕崩感到悲傷,卻沒有人對在這場災難中倖存的梅迪亞最年幼的王子感到僥倖。在那之後,亦雷茲拉消失地無影無蹤,只留下有關她真面目的各種傳聞。 #7 艾爾利恩曆280年 亦雷茲拉再次出現的傳聞被傳開了。從廢棄鐵礦山附近前來的野蠻族,再次打著亦雷茲拉的名號進入爾提諾巴。說著人類的語言、披著黑色斗篷的野蠻族揚言佔領爾提諾巴,並劃下疆界。連原先居住在梅迪亞北邊叢林深處,兇殘的錫傑克獵人集團,也跟隨著野蠻族聚集到爾提諾巴。
#8 艾爾利恩曆281年 原先井然有序的爾提諾巴瞬間陷入混亂。在既無法開心歡迎、也無力驅趕的梅迪亞商人的立場上,也只能妥協並與這些野蠻之徒共同生活。

瓦倫西亞歷史

瓦倫西亞歷史
瓦倫西亞 (Valencia), 奈希勒王族
醒著的人出現將一位青年引至古代石室,關著的門一打開所有人都跪下放好通往石室的台階。 當走進充滿金銀財寶的那個房間時,青年最先拿起金色的王冠,這是瓦倫西亞第一個王誕生的瞬間。結束帶來災難的瓦倫西亞第14代國王伊慕勒奈希勒王統治50年。瓦倫西亞的人民過著忘記那件事的生活。覆蓋大沙漠的死亡也成為瓦倫西亞歷史上最殘忍的事件還有亞克曼大屠殺... #1 艾爾利恩曆233年 亞克曼部族和奈希勒王族間的矛盾是預料之一。從瓦倫西亞建國前就存在的亞曼克部族稱自己為"古代文明的守護者"且不屬於任何一個組織。他們因為在瓦倫西亞沙漠中的石室和古代文物等原因跟王族發生摩擦。14代國王伊慕勒奈希勒視聯合亞克曼部族為唯一的課題。
#2 艾爾利恩曆234年

說伊慕勒王的耐心不好的評論是事實。幾次向亞克曼部族釋出善意但都被拒絕後,王怒不可遏。結果王的軍隊派到亞克曼的領域時,那跟一般的屠殺沒什麼不同。在破碎的部族的屍體上,亞克曼到最後都沒有屈服。
就那樣亞克曼一消失,災殃就開始降臨在西大陸。從瓦倫西亞商團開始黑暗的死亡,黑肉塊逐漸腐爛的殘酷光景前,伊慕勒王也必須失去心愛的王妃。人們覺得是屠殺亞克曼種族的伊慕勒王惹怒了神。在異國他被指認為惡魔。因瓦倫西亞利用黑石招來了災殃所以才變成這樣。卡爾佩恩的艾爾利恩教的祭司為了阻擋災殃,煽動說要佔領埋有黑石的沙漠。
#3 艾爾利恩曆236年

曾自信滿滿的卡爾佩恩遠征隊好不容易越過沙漠,就好像誰預測過的一樣,武裝過的瓦倫西亞軍就站在那上方。只為了國王而存在的瓦倫西亞軍要塞,早就不再是剛集結的聯合軍的對手。因為卡爾佩恩國王凱塞利的固執,戰爭延續了三十年,而戰爭的結局也再虛無不過。沙漠上方,巨大的沙塵暴吞噬了交纏著的卡爾佩恩聯合軍與瓦倫西亞軍,這是在瓦倫西亞史無前例的事情。卡爾佩恩失去了數萬名的遠征隊,此後再也無法踏上沙漠任何一步。就這樣,戰爭以大自然的定律作終。濺灑在沙子上方的紛紛血跡以及戰爭的殘忍,一切都像是被沙漠收拾,變得無比寂靜。伊穆勒王為了稱頌犧牲的士兵,將發誓過戰爭之處稱為紅色沙漠,並且向將戰爭導向勝利的阿爾神致上崇高的謝意。國王留下的言語也變成了瓦倫西亞的方針,「沙漠是阿爾的領域,綠洲為阿爾的清涼,黑暗之石為阿爾的富足。」由於黑暗的死亡及漫長的戰爭,以及疏忽了的內戰,接連不斷的小造反也變成了不足為奇的事情了。疲憊不堪的國王,身體終於漸漸出現了警訊之際,繼承瓦倫西亞王國的象徵-黃金鑰匙繼承王位的便是第十五代國王托勒梅奈希勒。在瓦倫西亞歷史上,以最高年紀繼承了王位的托勒梅早已有了三個兒子以及一個女兒。
#4 艾爾利恩曆270年 托勒梅奈希勒是非常有教養的王。在他的統治下瓦倫西亞在占星術、天文學、 神學等皆有極大的發展,用益於大沙漠的黑結晶資源積累財富。就這樣瓦倫西亞成為適合居住、巨大、誰也無法超越的強國。國民們將過去的歷史拋之於腦後,尊崇唯一的神阿爾的意思開始尋找幸福的人生過活。
#5 艾爾利恩曆282年

罹患頑疾的托勒梅逝世後,他的大兒子薩赫佳得奈希勒成為第16代國王。依據托勒梅的遺言他和異國的女人所生下的二王子巴魯漢管理軍隊,三王子曼麥漢管理法庭,老么公主薩亞則負責阿爾的經書。瓦倫西亞國民因此而安心並以這樣的王國非常自豪。 #6 艾爾利恩曆282年 但是和平並沒有維持很久。因為二王子巴魯漢透過他的母親告訴薩赫佳王並沒有黃金鑰匙的事實。經歷千年歷史傳下來的黃金鑰匙是通往瓦倫西亞1代國王誕生場所的媒介。只有每一代瓦倫西亞國王才可配戴,必須要當上王才可以,即若是沒有那個物品的話就可能不被承認是王。以為被滅族的亞克曼一族顯現樣貌還有在沙漠徘徊的古代巨人們動作不平凡這點說不定都是因為這個原因。瓦倫西亞建國傳說提及有秘密的黃金鑰匙,它正試圖挑起瓦倫西亞王國的裂痕。

卡瑪希爾比亞歷史

卡瑪希爾比亞歷史
卡瑪希爾比亞 (Kamasylvia) 在開始記錄歷史前的太初,聖樹在森林的最高處紮下了根。希爾比亞女神和精靈們降落到此處,為這棵樹起名為「卡瑪希伯」,並讓分別接收太陽與月亮能量的加奈爾與貝迪爾誕生於此,賜予他們森林的翠綠與牙齒妖精的祝福。
#1 艾爾利恩曆274年 卡爾佩恩的王-「凱塞利」見過卡瑪希爾比亞後,發出由衷的讚嘆:「是與自然為生、守護大自然的要塞呢。」成長茁壯的高聳樹林讓人看起來渺小許多,巨大的森林看起來靜悄悄的,卻又好像能感受到地母的呼吸般。不僅如此,卡瑪希爾比亞引以為傲的弓兵隊英姿也不容小覷,是可以補足卡爾佩恩軍隊弓術不足之處的機會。在凱塞利的密使不斷的努力下,卡瑪希爾比亞終於接受了軍事同盟。卡瑪希爾比亞的弓兵隊前往卡爾佩恩南部的薩爾尼要塞與巨魔防禦基地協助,長葉樹偵查地一帶,包含納利杜魯恩聖人,也有許多祭司被派遣。因為同盟而受惠的看起來無疑是卡爾佩恩,事實上,卡瑪希爾比亞內部正處於戰火中。成就了卡瑪希爾比亞的女神、祂的子孫們,正在因互鬥而流血,但為了維持卡瑪希爾比亞美麗樂園的形象, 這些事情在格拉納的方針下被隱藏了起來。
#2 艾爾利恩曆276年

在年紀幼小時就繼承了女王之位的布羅莉娜奧納特,為了治理卡瑪希爾比亞用盡了全力。布羅莉娜天生擁有加奈爾的能量,在與大自然的交流中,展現了超群的實力。比起常人也更加聰明且靈敏,能當上女王是理所當然的事。但說到戰爭,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威脅著卡瑪希爾比亞的貝迪爾勢力,受到亞希伏的煽動變得暴躁,空氣中瀰漫著隨時要引爆的憤怒。太初時代的加奈爾和貝迪爾並不是一開始就產生分歧,獲得了太陽能量的加奈爾與獲得月亮能量的貝迪爾是希爾比亞女神所生下的雙胞胎,他們曾是彼此相親的姊妹、朋友。但是,在艾爾利恩曆235年,一場侵襲卡瑪希爾比亞的災難中,分裂了他們的情感。對於一直享受著富饒生活的懦弱子孫們來說,這是第一個到來的試煉。無論是樹林、泉水,都開始被黑暗精靈侵襲,隨著時間的流逝,累積下來的只有犧牲而已。希爾比亞的子孫們,僅能依存著女神所留下的神壇樹與卡瑪希伯的力量活下來。對於大自然持續發出的悲鳴,雖然子孫們祈禱著能趕快結束這場災難,但女神並沒有任何回應。

不僅如此,又被能預見未來的多利亞預言到「不久後首都將會沉沒於灰燼中」的事實,於是,貝迪爾下定了決心。貝迪爾一直以來都在尋找能夠超越黑暗精靈的力量。雖然試過了很多方法,但卡瑪希爾比亞中,終究不存在著能夠超越卡瑪希伯的能量。而貝迪爾的期望之一,便是燃燒卡瑪希伯,來激發出新的力量。期待即將成為事實。燃燒著卡瑪希伯而誕生的生命能量,具有可怕的破壞力,但也非常強大。在發揮出力量擊退黑暗精靈後,燃盡生命能量的卡瑪希伯也陷入沉眠。供給森林所需的養份,製造大自然的生命之母與卡瑪希伯陷入沉睡時,子孫們的失落感是無法言喻的。值得慶幸的是,森林復甦而奏響的音樂打破了悲傷的寂靜,試圖喚醒卡瑪希伯、富含慰藉的樂曲,在所有森林中迴盪了很久的時間。

雖然黑暗精靈消失了,但再也無法感受到女神的力量,不安感隨之而來。沒辦法保證不會有下一次的危機到來,或者是將面臨更大的災難也不一定。產生危機意識的卡瑪希爾比亞子孫們,在卡瑪希伯的樹枝上附加精靈的力量,製成優良的武器,並且學會了操作的方法。使用弓與劍的遊俠常備軍與專注在自身聖地的阿愷魯近衛隊就此形成了。阿愷魯掌握了首都,並關閉了卡瑪希爾比亞的邊境與所有關口,不讓任何外部人士靠近卡瑪希爾比亞。在那之後,貝迪爾漸漸地與加奈爾越來越疏遠,運用力量的方法與思想也改變了。出現了為了對抗阿愷魯近衛隊的亞希伏。亞希伏是由貝迪爾種族組成的勢力,他們渴望超越自然的力量。是無法忘懷燒掉卡瑪希伯所獲得的巨大力量嗎? 人們說是卡瑪希伯的消滅促使亞希伏的誕生。他們對成就自己的森林和精靈的歷史漠不關心,多數傲慢且自以爲是。這樣的亞希伏們,在卡瑪希爾比亞被稱為異端,讓人們開始認為貝迪爾本身代表著不正確的印象。在極端的亞希伏以及保守的阿愷魯的影響下,部分貝迪爾種族紛紛表明他們的立場,不是純粹的崇拜力量,而是跟遊俠一樣,是繼承古人歷史的卡瑪希伯意識,約定守護卡瑪希爾比亞的黑暗騎士。隨著立場的表明,卡瑪希爾比亞子孫們區別為阿愷魯、遊俠、黑暗騎士、亞希伏,彼此間看來沒有共同的向心力。

從環節樹森林傳出有人目睹到奇怪行動的傳聞。聽聞謠傳的阿愷魯近衛隊在森林樹立了不可出入的禁區,嚴格控管著勢力範圍。這不僅引起亞希伏的反彈,也讓黑暗騎士感到憤怒。使得貝迪爾與加奈爾間的關係更加劣化。但即使如此,阿愷魯也不退守,反而更加強硬的表明加奈爾的立場,嚴厲的驅趕貝迪爾的勢力。阿愷魯一點也不畏懼戰爭,因為他們知道如果與加奈爾勢力的數量相比的話,貝迪爾是敵不過他們的。因為此事,黑暗騎士最終決定要離開卡瑪希爾比亞。從某一天開始,黑暗騎士就從卡瑪希爾比亞的歷史中消失了。黑暗騎士的勢力離開後,阿愷魯在討伐亞希伏上變得更加大膽。在阿愷魯的攻擊下,敗北的亞希伏逃到了東南部,但阿愷魯無法再進行追擊,因為亞希伏所經過之處,

巨大且充滿威脅的身軀, 在黑暗中也能散發青光的眼珠,亞希伏將莎倫熊拉進勢力中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也因此在充滿尖銳荊棘的貧瘠大地邊界,阿愷魯不得不回頭。從卡瑪希爾比亞之森回來的阿愷魯,在爭鬥之後回首注視著被戰火扭曲的大自然,喚醒卡瑪希伯生命的方法必須被找到。還有留在卡瑪希爾比亞的貝迪爾們,他們是混和著加奈爾的能量、或是自己將貝迪爾那不正的力量封印的人,阿愷魯將這些人都納入自己的勢力中。
#3 艾爾利恩曆283年

在卡瑪希爾比亞發生了重要的變化,其中的一個便是大自然的復甦。為了喚醒沉睡中的卡瑪希伯,卡瑪希爾比亞努力的培養祭司們,經過特別修煉的卡瑪希伯祭司紛紛來到外面的世界,他們找到各地的精靈,用盡全身力量,將能喚醒聖樹的能量一點一滴地收集著。令人開心的是,卡瑪希伯的能量的確因此被逐漸治癒。 #4 艾爾利恩曆284年 亞希伏逃到這乾燥的大地已經八年…在黑暗壟罩中的地區建立了要塞。還傳出他們與莎倫熊族互相勾結,製造出新武器的傳聞。荒蕪的荊棘藤蔓充滿了殺氣,貧瘠的大地因亞希伏而火光搖曳。駐紮於卡瑪希爾比亞草原東部的雷默利亞監視隊,強化了警戒,監視著亞希伏的行動。某一天,監視著杜賈克隧道的雷默利亞隊員們與越過邊界的亞希伏發生了戰火。雖然有雷默利亞支援軍的幫助,但征戰的結果代價慘痛。在持續的戰鬥中,守護草原的雷默利亞軍失去了一半的人數,卡瑪希伯祭司們認為要封鎖杜賈克隧道,才得以阻止亞希伏。他們已經不是從前的亞希伏,到底做了什麼才變得這麼強大?就像是再次遇到黑暗精靈般讓人害怕。隨著亞希伏魔爪的侵襲,阿愷魯越來越繁忙。卡瑪希爾比亞距離復原剩下沒多少時間了,但亞希伏的氣焰繼續增長下去的話,能否期望和平的到來呢…
#5 艾爾利恩曆286年 布羅莉娜女王下令,開放了卡瑪希爾比亞所有道路與關口,並派了精靈到卡爾佩恩與德利勘尋求合作。

德利勘歷史

德利勘歷史
龍之地, 德利勘(Drieghan) 披上龍血的代價很大。
殺死龍的詛咒是不會離開"謝勒汗"的。 他們會為了斬斷龍的脖子而流蕩一輩子。 #1 艾爾利恩曆185年

因沒有意想到的意外而披著龍血的部族,皮膚漸漸變得跟龍一樣硬,身軀也變得龐大, 他們稱自己為"謝勒汗" 。第一個停留地是德利勘的東方,聚集附近的少數部族,謝勒汗出身的阿坤成為了首位統治者。但謝勒汗光榮的一年還沒過去,就虛無地落下了帷幕。他們所停留的地一定會有很嚴重的乾旱,在乾凅的土地上大家都會念念不忘一滴水的死去。
謝勒汗的戰士們依次迎接死亡時,一位紀錄者說災殃是披上龍血的代價, 已經預想過謝勒汗的歷史只會有一小個段落。親自殺死龍的謝勒汗最後的生存者,阿坤斷氣前向後代拿出了龍的牙齒並說到:將這個埋在地下,停留在降下祝福之雨的地方。依照因龍的詛咒而死去的祖先意思,開始了長期流浪的生活。
#2 艾爾利恩曆226年

終於從空中掉落了水滴。時隔40年的雨,使原本乾凅的德利勘的溪谷不再乾凅,且創造了瀑布和湖水。龍牙齒的沉睡地,正在告知德本克倫的誕生。厭倦長期流浪的生活的德利勘後裔雖然找到安逸的地了,但他們的身體和以前不同變了很弱小。 給他們帶來的不僅僅是乾旱。曾經比狂戰士擁有更大的身軀和力量的謝勒汗的後代,身體漸漸變小且失去了力量。但和可以定居的喜悅相比,身體變小根本不構成問題。
#3 艾爾利恩曆235年 德利勘的後裔雖因和龍的傳說徬徨了許久,但也因"德利勘一帶是龍的領土"的意識,使之成為周邊國家不敢入侵德利勘的城牆之一。且有長期乾旱而有了一株草都不會長的貧瘠之地傳聞,這個傳聞在下了雨後的幾年也都沒有消失。首都德本克倫的存在被異國知道也是很久以後的事了。德利勘共分為5個領域, 龍頭的位置見了謝勒汗之墓。謝勒汗之墓對他們而言只是平凡的遺跡或墳墓。比什麼都還重視自負心謝勒汗的意志,秉持著後人每年都要舉行3次短暫但最光輝的謝勒汗的榮耀之日。
#4 艾爾利恩曆276年

無心的夜晚,德利勘國境附近的小哨所起火了。打破寂靜的是從卡瑪希爾比亞過來的亞希伏種族。處於卡瑪希爾比亞內部分裂的亞希伏,想過去莎倫熊的領土才經過德利勘的國境。亞希伏和德利勘自衛隊的衝突雖被一直追趕亞希伏的卡瑪希爾比亞軍暫時終結了,但依賴為數不多的德利勘,即使面對這小的威脅也感受到了巨大的無力感。以此為藉機引領自衛隊的人,杜勒蓋普為了守護謝勒汗的自負心,而向德本克倫要求了軍隊組織。但元老會只提出了讓原本的自衛隊升為德本克倫的正式警衛隊的意見,並無採取其他措施。 #5 艾爾利恩曆286年 有一位獵人,夜晚出去狩獵看到了奇異的光景。展開於丘陵之上的龍的翅膀… 那個分明就是龍,“龍出現了!” 獵人的呼喊使夜鴉從丘陵擴散至德本克倫。施放烽火後村長杜勒蓋普握緊顫抖的雙手。雖然是以擊潰龍的後裔而廣為人知的謝勒汗,但實際上看到龍還是第一次。更重要的是,他們知道無法用他們的小軍隊來對付龍,這使他們感到害怕。經過了幾次的會議,最後村長杜勒蓋普不顧大家的反對,決定需要優秀的傭兵。不分獵人、傭兵、退役士兵。 寫有"只要是可以戰鬥的人,不管是誰都歡迎"的公告發送至各國,宣告新的歷史即將開始。
III. 您真正期望的冒險的開始

FEATURES OF BLACK DESERT

GRAPHICS

GRAPHICS

前所未見高規格畫面
保留真實世界的繁複與細膩,從壯麗的自然景觀到熟悉的生活場景,
每一瞬光影流洩都令人讚嘆。

COMBAT

COMBAT

無鎖定模式的爽快戰鬥
終結傳統MMORPG死板、單一的定位式戰鬥,
講求反應速度與操作技巧,享受高動作感的爽快打擊!

NODE & SIEGE WAR

NODE & SIEGE WAR

攻城掠地大規模國戰
集結兵力與資源,引領眾人的力量在沙場一決勝負
獲勝的公會不僅能成為領主,更能控制稅收、掌握地方資源。

OPEN WORLD

OPEN WORLD

多元、豐富的生產活動
無論想體驗自給自足的農耕生活,亦或雇用勞動者大量生產創造商業利潤,
多樣化生產模式滿足你不同的渴望。

KNOWLEDGE

KNOWLEDGE

知識為根基的遊戲結構
藉由戰鬥、探索或NPC交流獲得知識,一步步探索世界的全貌。
特定資訊也會影響任務走向,引領出截然不同的發展。

CUSTOMIZING

CUSTOMIZING

完美訂製獨一無二的樣貌
細微如骨骼、臉部線條到每吋肌膚質感,超高自由度的創角系統蘊含無限可能。
夢想中的樣貌,就在《黑色沙漠》完美呈現!
top